[ 杂记 ] 我也想做一些事情 可以让这个世界变得有一点点不一样

其实在好几年前,读大学的时候,就有关注锤子科技。作为一个学 EE 的女生,对于电子产品有强烈的兴趣,微博上关注了 N 个行业大 V,成天泡在各式各样的手机里,各个机型的参数、性能都能脱口而出。那个时候正是中国手机行业最热闹的时候,谁都想“下海”做手机,罗永浩是其中一个。

他可以说是跨度最大的一个,也是影响力最大的一个。我自然而然的关注了锤子科技的第一款新品——T1 的发布会。

到现在还记得,是在东大牌区的图书馆,有一点点闷热的天气,头顶是吱呀呀旋转的风扇,周围都是奋战备考的同学们的身影。我蜷着腿坐在环背的椅子上,面前放着那台老旧的惠普笔记本,风扇声音大的可怕。耳朵里塞着耳机,看着屏幕上那个穿着黑色衬衫的胖子在台上面对几千名观众讲述 T1 的故事。
就是那一场发布会,把我吸引了。我想想看,我为什么会被吸引呢?可能是因为,我也是明白这个世界有太多无奈、也仍然想去奋斗吧!

对于罗永浩,我认为,他是一个偏执、爱吹牛X、努力让自己的行动对得起吹过的牛X的人,性格狂放、不拘一格、会讲故事、感染力说服力超强的人。
对于锤子科技,我认为,是想让这个行业不太一样的企业,是为用户着想、有追求、有底线的企业,是偏执着努力着、想为这个世界做点什么的企业。

在 T1 之后,每一场发布会都准时守在电脑前观看,关注着每一代产品的情况。
是什么时候感受到锤友这个群体的不同的呢?想想看,应该是去年的 M1 及 M1L 的发布。当时号称 “可能是全球最大的分会场” 的深圳南山分会场正好在我们公司的一楼,买票去参加了分会场的直播。

一群人在大屏幕前看着老罗讲述 M1 的故事,那是跟自己独自在电脑前观看完全不同的感受。心情会变得很复杂……
原来这么多人会跟你产生类似的感情,那是一种对群体又认同又不认同的认同感,彼此之间的出发点可能很不同,但是奇妙的是,虽然中间曲折又交缠、终点却能到一起。

当得知 2017 的新品发布会要在深圳时,就期待着志愿者招聘。看到招聘的发布,第一时间编写个人简历并投递了出去。
幸运地得到了面试机会,又幸运地通过了面试。1300 人、到 260 人、到最终的 90 人,很开心我能成为这 90 分之 1。

面试的过程很有意思,第一次跟锤科的人(HR)近距离接触。果然,有着锤科的人独有的气质,冷漠中透露着一些真诚的热情。

当志愿者的过程是简单而枯燥的,只需要站在通道入口、面带笑容地为前来观看发布会的观众指引座位,或者洗手间的位置。
持续几个小时的站立,让人逐渐感到疲倦。晚上 8 点钟的掌声和欢呼声让我心情徒然紧张了起来,我知道,是老罗上台了,发布会终于开始了。
我站在内场二楼的看台上,看着那个仍然穿着黑色衬衫的胖子,一步一步并不精神地走上台。
整个发布会持续了近 3 个小时,在这 3 个小时里,现场的 7000 名观众时不时热烈地鼓掌、疯狂地尖叫、甚至是感动掉泪……
也被提醒:要克制,否则会被说是邪教。大家面对这种提醒却相视一笑,该干嘛仍然干嘛,别人怎么想,who cares ?

很难得能聚集起一批观点相似的人,如果你能参与进某一个这样的活动,你会发现,其中的力量是很惊人的。
交流的顺畅、观点的契合,让你觉得很舒服。仿佛会有一些默契自然而然的充斥在空气中,在这样的环境中交谈会让人很舒爽。精神 massage 的感觉。

志愿者活动结束了,大家到会场一楼的入口,准备回休息室取个人物品,正好遇到罗老师正准备从入口出来。相隔 20 米左右,看着他上了车,大家不约而同鼓掌,老罗在车里对我们招招手。
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看到真人,原来他挺高啊,真的是个胖子,真的挺疲倦。

其实,希望锤子科技能发展顺利,希望老罗能工作不那么操劳,希望他身体健康。
希望有更多的人,不畏现实的压迫,仍然想要追随心中的想法去做一些努力,去触碰心中的梦想,去打破常规,去做一些充满想象力和创造力的事情,去让这个世界变得有一点点不一样。

希望我是这样的人。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
  • 15112475883 reply

    小姐姐是第一个吗?